咨询热线:4001-607-668
杭州网站建设

关于思拓

About Stogram

我们相信互联网,它绝不止于一个渠道或者一个平台, 它蕴含着促进社会发展和提升人们生活质量的无限可能。透过网络连接起一个个原本孤立的节点, 美妙的事情随之发生。

“互联网+”:让农村集体资产在阳光下运行

发布于 2019/10/08

作为农村改革的深水区、硬骨头,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社会各界关注的话题。如何给百姓一本明白账、让农村集体资金、资产、资源“三资”管理更加阳光规范,是群众关注的焦点,也是基层管理亟须破解的一道难题。

村里到底有多少资产?村里的钱是怎么花的?过去,农村集体资金、资产、资源“三资”由于缺乏有效监管,开支不合规、处置不合法、机制运行不规范,造成集体资金浪费、资产资源流失等现象,这些问题已成为影响农村社会和谐稳定的重要因素。

以“互联网+”创新为突破口,各地在农村集体资产管理中,引入新技术、新动能,不仅亮出了农村集体资产的“家底”,为集体产权改革奠定坚实基础,更让干部省心、村民放心,让农村“小微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提升了乡村治理能力。

亮出家底,有效防范“微腐败”

案例:近日,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区白塘街道年丰村委会村民尹苗华通过互联网登录井冈阳光农廉网,查看村集体财务收支和资产资源变动情况,她说:“我们现在不出户,就知村里事。我们心里更踏实,对村干部也更放心了。”依托“阳光农廉网”监管网络平台对村级财务、集体经济逐笔逐项明细按时间节点定时进行公开,村级财务状况在村务公开栏和乡镇“阳光公开”建设专栏进行公开,各村组集体的一切收入全部“晒”在网上,真正实现使民知情、让民参与、请民监督、由民管理。

不仅仅在江西,在山东,清产核资突出“细”, 严把宣传发动、资产查验、资源实测、合同清理、公开公示、档案整理“六关”,规范操作,全程留痕,真正把家底摸清。

在江苏,通过逐步扩大“阳光行动”试点范围,深入实施村级资金管理非现金结算,积极开展村级财务会计核算第三方代理试点等举措,从制度、技术、组织三方面打造集体资产监管新模式。在技术的支撑下,江苏80%的村开展“阳光行动”试点, 96%的村开展“村务卡”试点,苏州、泰州、淮安等地实现村级账务第三方代理全覆盖。

时间是最真实的记录者,也是最伟大的书写者。波澜壮阔的“三农”改革,映照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滚滚洪流,映照着我们党重农强农政策的强大定力,映照着农村发展的铿锵脚步。

2017年新年伊始,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办的年度第一场发布会上,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这样回答:“30多年前农村实行土地家庭承包,调动了亿万农民的积极性,解决了十几亿人的温饱问题。现在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既体现集体经济的优越性,又调动个人积极性,可以更好地发展壮大集体经济,逐步实现共同富裕。”

随着农村改革进入深水区,深化改革的利箭,瞄准了农村集体产权制度这个“靶心”,在延续改革历史的同时,新的改革者创造着新的传奇。

在农村集体产权改革前,一些地方仍然存在农村集体产权虚置、账目不清、分配不公开、管理不透明,导致集体资产被挪用、侵吞、贪占的现象时有发生,农民对此反映十分强烈,迫切需要解决。

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中央农办副主任韩俊指出,在这种背景下,建立健全集体资产的登记、保管、使用和处置各项制度,加快建设农村集体资产监管管理平台,有利于从制度上来遏制“小官巨贪”和“微腐败”,有利于让农村的集体资产真正在阳光下运行,也有利于融洽党群干群关系,增强农村基层党组织的凝聚力、战斗力。

以此为依托,农村集体资产监管管理平台的纷纷设立,为深化农村改革提供了新的深刻注脚。

规范交易,让农民享受改革红利

案例:走进位于北京市朝阳门的北京农村产权交易所,一张服务网络和运营机制图赫然在目。北京农村产权交易所——区级农村产权交易中心——乡镇服务站——村级信息点,这四级服务网络使农村产权交易服务有效延伸到村,形成有序、规范、稳定发展的大市场。有了这一平台,农村产权交易可以从村级申报采集信息,经过北京农村产权交易所的信息和风控审核后,统一在平台进行10个工作日的公示,通过网络竞价和招投标、拍卖等途径实现交易。在技术和信息的支撑下,规范农村产权交易行为,推动集体资产保值增值,有效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

近年来,农村产权改革如箭绷弦,蓄势待发。2017年底,在全国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总结交流会上,原农业部有关负责人指出:“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管长远、管根本、管全局的重大制度安排,在深化农村改革的六大任务中是最难的,也是最复杂、最敏感、最受关注的。”在座的29个试点县负责人对这块“难啃的硬骨头”都感触颇深。

新技术为破解改革难题提供了新的路径和视角。

2010年4月15日,北京农村产权交易所成立,成为北京市唯一从事农村生产要素流转交易的专业化平台。这个如今有着30多名员工、员工平均年龄为33岁的交易所,用自己的青春和活力,为北京市农村集体产权交易撑起另一片天。

“我们交易所是着眼于破解农村经济市场化程度低、农村产权交易不规范等现实难题而成立的。9年发展过程中,我们经历了中国农村产权交易不断深化和规范的过程,深刻理解了技术驱动给改革带来的变迁和影响。”北京农村产权交易所总经理刘峰说。

毋庸置疑,长期以来农村产权交易存在不规范不畅通等较多问题。一方面,多数农村资源流转多是“口头协议”“私下协定”,容易出现纠纷并且很难解决。另一方面,这些资产资源流转多局限一乡一域,作为生产要素的价值没有得到充分挖掘和提升,没有成为农村发展、农民增收、农业增效的有效引擎。

在刘峰看来,成立农村产权交易平台具有四大作用:一是助力乡村治理能力提升,构建文明和谐乡风;二是壮大农村集体经济,增加农民收入;三是为乡村提供产业发展方向引导,助力乡村产业结构升级;四是为农村提供金融支持,拓宽农村融资渠道。

“在产权交易的挂牌期间,北京农村产权交易所面向社会征集标的物的意向受让方。如果只有一个意向受让方,由双方进行协议后签订合同;如果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意向受让方,交易所则组织进行竞价。”刘峰说,为方便主管部门监管,北京农村产权交易所在网络审批系统上给政府主管部门预留了端口,不论是已经成交或正在审核的项目,政府主管部门随时可以看到,发现问题随时可以叫停。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5月31日,北京农村产权交易所累计成交各类农村产权交易项目961宗,成交金额127.7亿元,为农村集体产权的规范管理开辟了新的通道。

乡村振兴,推动治理能力现代化

案例:在农村集体产权改革中,广东佛山市顺德区均安镇沙浦村成立专门的工作领导小组,将鱼塘、耕地及土地情况重新核实,特别是借助系统电子地图对村内所有的集体资产进行逐一标注,形成了完整的一份资产地图,使资产管理更便捷更全面,全面实现资产标记“可视化”“电子化”。通传及表决过后,村内还对清理核实的结果公示两次,借助村内的宣传栏张榜,让村民更加深入了解村内资产情况,让信息更加公开透明。

时间的指针回到26年前,广东佛山市南海区3个普普通通的村庄,悄然进行了一场叫做农村土地股份合作制的改革。这是我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史上值得标记的事件。

“农民在自愿的基础上,以土地承包权入股,将集体资产折股量化到人,赋予农民集体资产股权和分红权利。”里水沙涌、罗村下柏、平洲洲表3个村子进行的探索,成为全国全面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萌芽。

如今,敢为天下先的顺德人一如既往,他们推行的农村集体资产阳光公平交易改革正在为中国基层农村改革破题。

在顺德首个农村集体产权交易试点镇乐从镇,记者看到,交易管理所设在该镇行政服务中心3楼,一大一小两间会议室,分别用来秘密填写标书和公开开标。“这个平台,既是交易平台,更是管理平台,可以全方位监管。”乐从镇农村集体资产交易管理所有关负责人说。

从电脑里点开《农村集体资产管理交易系统》,各村、社区的有效资产,各宗资产的占地面积、资产总值、有证无证、当前交易状况、启用日期、使用年限等信息一目了然,小到一座报刊亭、一个鱼塘,都有登记并实时更新。

专家指出,在技术和信息支撑下,农村集体资产管理得以规范,在乡村造出风清气正的干事创业环境,密切了干群关系,提升了农村的乡村治理能力和水平。

从全国层面看,农村集体产权改革的顺利推进为乡村振兴奠定了坚实基础,然而,扫清改革路上的“拦路虎”依然迫在眉睫。从制度层面看,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还不完善,占有权和收益权已经实现,但有偿退出、抵押、担保、继承四项权能法律上仍是空白,仍未破题;支持集体经济发展的税收、土地等政策较少,急需跟进……

改革永远在路上。

目前,农业农村部、中央农办已经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法的起草、制定作为一项重点工作。未来还将深入研究集体成员确认,责任财产界定等重点难点问题,并在调研基础上尽快启动法律草案的起草工作,对组织登记制度、成员确认和管理制度,组织机构设置和运行制度、资产财务管理制度等作出全面规定,为改革走向纵深添砖加瓦。